穿越千年的 大秦“密码”

信息来源:西安日报     发布日期: 2017-04-01 10:19

   
(文/图 庞任隆)

   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位于西安市北郊汉长安城遗址上的相家巷村里,几位村民正在田里耕地。突然,随着翻落的泥土,几个小小的、坚硬的“泥坨坨”滚了出来。“这是啥?”村民们好奇地捡起“泥坨坨”仔细查看,发现上面还刻有奇怪的文字,虽然一个都辨认不出来,但它古雅朴拙的外形还是彰显出自己不凡的身份。很快,北郊出土了一批神秘“泥坨坨”的消息就不胫而走,在西安文物界和收藏界内引起了关注。

  当年那几位相家巷村村民并不知道,他们挖出的正是穿越几千年依然保存完好的秦代文件“密码”——秦封泥。1997年,西安中国书法艺术博物馆收藏了这批秦封泥中的781枚。秦封泥的发现随之被考古界、秦汉史学界专家称为“秦始皇批阅文书的遗物”,是可以弥补《史记》《汉书》缺憾的珍贵文献,是统一的中国封建王朝第一部百官表和地理志。2015年,这批秦封泥中的100枚被定为国家等级文物,其中,“右丞相印”等5枚为国家一级文物。

方寸之地 气象万千

  封泥,亦称“泥封”、“印封”,最早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。由于当时的文件和往来文书均为竹简或木牍,如果想要寄送一封机密文件或文书,古人就会在文件拆封处,用印章拓在泥上留下封泥固定,防止寄送途中有人私拆。秦封泥是秦文书封缄制度的结晶和见证,而封泥上出现的官署和官名,都是给皇宫报送过文件的部门和官员。

  秦封泥的大小大多在2.5-3.5厘米左右,跟今天的邮票差不多大小。最初出土时,秦封泥五颜六色、异彩纷呈,不仅“颜值”颇高,而且在方寸之间传递出诸多历史信息。比如按照史料记载,秦代的“三公”是丞相、太尉和御史大史,在这批秦封泥中就可以见到“丞相之印”、“左丞相印”和“右丞相印”。秦武王时初置丞相,即以甘茂为左丞相,樗里子为右丞相。从收视火爆的电视剧《芈月传》和日前热播的《大秦帝国之崛起》中能够得知,芈戌为秦昭王时期“四贵”之一左丞相,魏冉一生四任秦相,而范睢提出“远交近攻”策略,曾被秦王封为右丞相。

  在这批封泥中“九卿”约一百多个,有掌管宗庙礼仪的“奉常”;有掌管宫殿掖门户的“郎中”;有掌管宫门卫屯兵的“卫士”;有掌管輿马的“太仆”系列,如“上家马丞”等;有掌管审度的“宗正”;有掌管谷货的“治粟内史”系列,如“郎中左田”等。特别是主管皇宫衣食、起居、娱乐等事务的“少府”官吏特别多,如“泰官”、“乐府”等。还有掌治宫室的“将作少府”,有掌徼循京师的“中尉之印”。“列卿”系列中,掌管皇后、太子家的有“詹事”之属,如“私府丞印”;有管理少数民族机构的“典客”之属,如“属邦工室”;有掌治京师的“内史之印”。

补正历史 巧绘疆图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西安中国书法艺术博物馆收藏的秦封泥中,可以分出“郡县亭里”一大类别,其中能看到的郡名县名就有一百五十多个。根据谭其骧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所记,在秦全图的四大区域中,秦封泥能够与其中标注郡县地望相合的有73枚,其中关中诸郡25枚,如蓝田、芷阳、高陵、栎阳等;山东南部诸郡36枚,如泗水郡的四川(泗水)、城父、符离、下相、彭城等;东海郡的晦(海)陵、堂邑、东阳;东郡的有东阿等;山东北部诸郡8枚,如巨鹿郡的河间;邯郸郡的邯郸;河东郡的蒲反、安邑;淮汉以南诸郡4枚,如九江郡的寿春;汉中郡的南郑;巴郡的阆中等。

  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中没有标注的郡县地望,在这批秦封泥中也有29枚,其中关中诸郡10枚,如内史辖的上雒;陇西郡的略阳;北地郡的安武、彭阳、西共;上郡的洛都、翟道等。郡县制是从春秋、战国到秦代逐渐形成的地方政权组织。秦统一后,分全国为三十六郡,后增加到四十郡,下设县。由于郡、县长官均由中央政府任免,所以上报文书是直接报中央的。又因“典文书及仓狱”的“丞”(县令辅佐)为直接责任人,故在相家巷村出土的秦郡县封泥中,“某某丞印”、“某某之丞”占到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以上。这既是秦文书程序的明证,也能看出秦时的疆域范围。

为山设“丞” 发端旅游

  旅游是一种古老的社会活动,《易经·系辞》中就出现了“地理”和“观国之光”之词,但在经济落后、交通闭塞的古代,只有帝王将相、达官贵人、富贾巨商等少数上层人物才能享受旅游之乐。到了秦代,随着郡县制的推行,对旅游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  在西安中国书法艺术博物馆馆藏的秦封泥中,有一枚“旱丞之印”。“旱”既不是郡名,也不是县名,而是一个“古代神山”——旱山。这座旱山位于今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县(周家坪)南10里,海拔1743.3米。《诗经·大雅》云“瞻彼旱麓”即指此山,汉中也是由此得名。至民国二十七年(1938年),因讳天旱,始由南郑县政府明令公布,改为“汉山”。汉山是汉中盆地的晴雨表,《南郑县志》载:“(汉山)顶上有云即雨”,当地谚语也说:“汉山顶亮,晒得够呛;汉山戴帽(起云),大雨即到”。清代楚文暻咏《汉山樵歌》诗:“汉山耸地立,云内闻樵歌。伐木同声应,求仙未烂柯。”这都是旱山美景的写照。

  “旱丞”应该是当时管理旱山祠礼之佐官。秦代能为一个小山设立专门的管理机构,且级别与一个县级别相对应,类似于我们今天的“云台山管理委员会”和“太白山管理委员会”等。由此可知,秦代在各地设立郡县的同时,对一些名山也设立了管理机构,以便于人们的游览和祠礼。

  至于为什么秦封泥会在相家巷村的农田里发现呢?那是因为相家巷地处渭河南岸,秦时这里当属都城咸阳渭南宫区,正是皇帝居住办公之地。秦王朝上至左右丞相,下至郡县官吏的奏章皆由皇帝亲览。日积月累,剥下来的封泥肯定也数量可观。秦代这些封泥储存到一定程度就要集中处理,或贮存或更有可能扔进垃圾堆。这些古时的垃圾堆在现代考古发掘中被称为“灰坑”,相家巷村村民在农田里挖出的正是一个“灰坑”。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集独裁与勤勉于一身的君王,他每天要看120斤重的公文竹简,要两个人才能抬得动。所以,在他“办公厅”附近的垃圾坑中发现大量封泥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我们完全可以推断,这批封泥是秦始皇和秦二世经手之物,甚至就是他们亲手剥下的。

(责任编辑:王梦玉)